中国作家网>>原创>>小说

童心在守望

2018年01月02日10:20 来源:中国作家网 liuxiquan

元旦这一天。大清早。风儿,轻拂;阳光,和煦;晨鸟,啼叫;……

露露,一个七岁的小女孩,也是留守儿童,早晨起来后,把折好的纸鹤从皮箱中拿出,放到柜子上,准备赠给妈妈。然后,兀自来到她家的院门口,朝路的远方翘首以盼着。她在盼着妈妈那个亲切而熟悉的身影出现。

她那圆圆的脸蛋,苹果似的红润;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会说话。一看就是个聪明乖巧的女孩。

昨晚睡觉时,奶奶在床上兴奋地告诉她:“露露,明天元旦节,放假。你妈将从苏州回家,来看你啦!”“终于能见到妈妈啦一一”露露搂着奶奶的脖子,小脸蛋上绽放着笑容。她乐陶陶地问奶奶:“妈妈明天上午能到家吗?”“能!苏南到我们苏北,也只有三、四百里路。”听着奶奶的回答,露露笑咪咪地睡着了。她做了个梦。在梦里,父母的身影走入了她的梦乡,抱着她,疼爱着她,给她讲故事;她则唱歌给父母听,……

在露露家隔壁,是龙龙的家。龙龙是一个只有六岁的小男孩,也是留守儿童。他俩是要好的小伙伴。

此时,龙龙也在自家的院门口,探着小脑袋,也向路的远方在眺望期待着。他呢,在盼望着父亲的出现。

两天前,他的爷爷曾告诉他的奶奶:“刚才,龙龙的父亲从上海来电话,说元旦准备回来看看,……”他在一旁竖着小耳朵,听着。爷爷的话,如同扎了根的禾苗,在他心里牢牢地生了根。

露露先瞅见龙龙的。她悄悄地走过来,耳语道:

“龙龙,告诉你,我妈今天从苏州回来了!我几个月前就折好了纸鹤,准备送给她做礼物,希望他们鹏程万里!”

“我爸今天也从上海回来了!”

两个小孩彼此笑嘻嘻地说着,相互高兴着,陶醉在其中。

露露转而又忧戚道:“可是他们中秋节没回来,国庆节没回来,这元旦节……”

露露忽然向龙龙悄声地提议道:

“我们去车站接他们?”

“好的!”

龙龙好久没见到爸爸了,他挺想的。爸爸会两招。他想爸爸教他武功。他要成为奥特曼。

露露牵着龙龙的手,和家里的大人招呼也没打,径自就离开了家。两个人一路欢快地对唱着:

“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

“不开不开我不开,妈妈没回来,……”

露露去过几次本镇的那个小车站。在她的印象中,车站就在前方不远处。可这不远处,离他们的家至少有八、九里的路程。

他们是初生牛犊不畏虎。经过几个小时的不懈努力,在临近晌午时,他们终于抵达了小站。

冷清清的小站,没几个人。两眼一抹生,他们谁也不认识。两个人把小站转了几圈,也没寻到爸爸或妈妈的身影。

正当他们失望地踟蹰着时,有位大个子男人从附近的男厕走了出来。

大个子男人,穿着黑呢绒风衣,风度翩翩,背朝着他们,向斜方向走着……

龙龙觉得这人酷似自己的父亲。他忙跑过去,拉着该男子的后衣襟,亲切地呼着:“爸爸!……”。可当该男子吃惊地扭头、和他四目相对时,他发现认错人了!这是个黑脸、长痘痘的男人,远非父亲白皙光洁的模样。

这个男人,叫“胡二”,是个游手好闲的中年男子。今天,他正好游荡到这小站。

这个胡二,曾偷过小孩。但凡他见到那些没有大人相伴、游走在外的小孩时,他就会打起歪主意、动起坏心眼。

胡二见露露和龙龙一副落单在外的模样,便心生歹念,假惺惺地走近他俩道:

“小朋友,叔叔能帮你什么忙吗?”

“谢谢叔叔,我们不要你帮忙。”

面对着胡二陌生而狡诈的笑脸,露露机警地望着他,说着。

见露露不好对付,胡二又冲龙龙道:

“叔叔带你去肯德基,吃汉堡,怎么样?……”

“不去!”

大人们平常没少讲坏人的故事给龙龙听。 他觉得这胡二有点不对劲,便联想到那些坏人,……龙龙断然地拒绝着。

露露也看出了这胡二不是好人,拉着龙龙的手,说道:“走,我们回家!”

此时,太阳已来到了头顶。露露知道天已晌了。家中的奶奶一定在找他们吃晌午饭了。

眼看着到手的猎物要离去。胡二情急之下,一把掣住露露的肘,说道:“叔叔带你们去吃肯德基!……”

眼见胡二的强盗行径,龙龙忆起了父亲曾教过他的自卫方式。他使了个韩信钻胯,哈下头,敏捷地钻到了胡二的胯下,猛地用头顶了上去,…….。

胡二疼得松开了手,双手抱胯,呻吟不止。

露露看好了不远处的公厕。她便急忙拉着龙龙,躲进了女厕所。

厕所内没人。露露示意着龙龙别出声。

胡二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在刚才,眼瞅着两个小孩溜进了女厕所。可作为男子汉的他,在不知道里面是否还有别的女性的情况下,在道德与法律面前,他没敢冒然进去。

露露在厕所内盼星星盼月亮似地,终于,没多久,进来了位阿姨。露露惊喜地拉着她的手,求救着:

“阿姨,我们遇到了坏人!”

“坏人呢?”

这位阿姨挺仗义。她热情地询问着露露。

露露用手指示意着外面,简洁地将刚才的情形、告诉了这位阿姨。

这位阿姨是附近开饭店的,附近的朋友多。她赶紧用手机发了求助的短信给她的朋友。

不久,来了不少人,把胡二给围困住了。警车也随之而来,把胡二带走了。

两个孩子,被好心的阿姨驱车送到了他们家的附近。

阿姨怕他们受责罚,没进他们的家,也没敢声张,只是悄悄地嘱告了他们几句,叫他们不要擅自乱跑,也就回去了。

孩子们的奶奶正在寻找着他们吃晌午饭呢。对他们刚才的经历,全然不知。

露露的奶奶告诉她:“露露,你的妈妈刚刚打电话回来,说今天不回来啦一一!”

龙龙的奶奶则对他絮絮叨叨地说着:“你爸今天有事耽搁了,让我告诉你,他今天不回来!……”

老人,叹息着,似有无限感慨。

露露悄悄地走到屋里,把那只放在柜子上的纸鹤,又收藏到了皮箱子里。精致的、彩色的纸鹤,静静地躺在箱子底,等待着妈妈回来,送给妈妈,……

孩子们,心里失落落的。母爱与父爱,对这些留守儿童来说,成了遥不可及的事情。

他们,需要母爱的阳光,父爱的雨露。可是他们,不得不把这份渴求,深深地埋在心底。他们依然得像村路边上的小树苗似的,在乡村这块土地上,顽强地生长着。

元旦之后,不久,便是春节。他们幼小的心灵,又寄希望于春节了。

龙龙在吃过晌午饭后,立即找到露露,嚷嚷道:

“露露,教我折纸鹤。我想在春节时,爸妈回来时,送给他们做礼物。也祝他们鹏程万里!”

“行!”

露露笑着,139彩票平台:应着。她像遇到了知音一般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