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散文?随笔

舞出老火靓汤的精魂

2018年01月02日10:36 来源:中国作家网 夏晓露

在广州芭蕾剧院看舞蹈《老火靓汤》,被一顶神秘的巨大陶罐吸引。烟气,从陶罐口升起,如出浴的淡妆女子,薄纱飞扬闪动神秘笑意升腾夜空。

冒着“蒸汽”的土陶罐像一个祭坛屹立在舞台中间。土陶为瓦(汤)煲,一人多高,形如削了头的葫芦,大肚子,琥珀色外表,两侧粗大的半圆形锅耳和圆柱形手柄,造型憨厚十分亲切。这是广东舞蹈《老火靓汤》在舞台上的道具。道具的夸张用来展现舞台效果,而其假相的逼真有带入感。柔和的光、缓缓的雾气与舞者肢体的交融。在轻音乐伴随下焦燥的心开始沉静下来,坐在暗黑的剧场中,只稍面对虚幻的光影,为生命找到片刻的喘息之机,找到一个“安身立命”的理由与名义。

土陶瓦煲在广东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一顶,味道诱人的老火汤就从这憨态可掬的大肚子中煲出来,给岭南人提供着饮食精华,它是粤菜的根脉。瓦煲通过一把泥土经过窑火燃烧成为广府人特有的炊具,带有土地的烟火气息,再经火舌反复搓揉粹炼彰显阳刚之气,其内汤水滚动着阴柔。煲与汤刚柔相济,火与水天人合一,煲出了天地精华,仿佛里面装着岭南的山水,浩然烟波,源远流长。

这天晚上我是与舞友小梅从健身院练完舍宾舞蹈后,坐上地铁七转八转后在夜色中狂奔广州芭蕾剧院,为了7:30分准时看一场“广州市群众舞蹈创作精品展演”。群舞《老火靓汤》是其中一个节目,这支舞蹈曾获得全国舞蹈比赛“群星奖”金奖。

舞台上灯光迷漫,广东音乐琵琶、二胡、短笛、长萧合奏起乐,十几名女性舞者在一团团雾气中此起彼伏。宽大的喇叭水袖与围裙样裙摆加七分喇叭裤演出服,如岭南古代汉服。蓝紫与青绿,黄白与胭脂粉的绸缎在光影交错中,发生着色彩与形的变幻,或荷或叶或风或云,或如飘渺的梦又或凝固的雕塑,把舞台装饰成鲜活的立体画,在岁月的记忆中,汉代的《盘鼓舞》与之重叠分离重叠再分离,在“罗衣从风,长袖交横”中体会“浮腾累跪,跗蹋摩跌”。舞台背景为深浓的夜色,呈现历史的穿越感与深邃感,一个巨大的想像空间,在真实与虚幻中感受老广州的魅力。

灯光把色彩的层次以明暗光影投射在舞台,舞者手中薄如羽的红绸如祥龙瑞云翻腾旋转,与光影产生自然变奏,停折转合;又如莫扎特的《魔笛》将“火蛇”引入“祭坛”燃烧出神秘符咒。舞者以舞姿雕塑光与影,光与影又以虚无的艺术动感勾勒出形与体。舞台靠光和影创造人物活动的开阔空间,将舞者以精、气、神和手、眼、身、法、步完美结合,在光影的交替中,以出、收、提、转、推、绕等一连串细腻圆润的舞姿展现情感美、韵律美,以及南粤神韵。舞蹈是没有语言的对话表演,把饱满的张力留给观者,观众细细品味广州女人在家煲汤的喜悦与幸福。

光影给人以梦感,如我们的灵魂再现,梦是可以扩展的,于投影下拉伸生命。

记得,20多年前我刚调到广东,第一次去农贸市场买菜,看到很多同母亲年龄相仿的阿姨,想起了在家乡时,一到周末就会陪母亲逛农贸市场,何等温暖幸福。当我买了一口铁锅,独自提着锅走在市场时,眼泪不自觉地涌进眼眶,感到家的温暖已很遥远。可当我学会煲老火汤时,那些蒸腾的热气和熟悉的味道让我找到家的温暖。

广东人喝老火汤,是因夏季炎热,土质水质湿热,就煲汤水祛湿清热,久而久之就沿袭下来,又称广府汤。有时汤里放一点滋补药材,可调节人体阴阳平衡,虚实相当,多为药膳汤养生汤。广东人不同的时令、不同身体状况煲不同的汤,有祛湿热气的、泻火的、养胃的、补气的。老火汤主要用土陶来煲,要煲足3至4小时煲出原汁原味。而煲容易破裂,破了又会买。总之,瓦煲就像生长在地里的庄稼,收割了还会种,广东人的厨房里永远有它憨厚的身影。广州人通常有“宁可食无菜,不可食无汤”、“不会吃的吃肉,会吃的喝汤”的说法。广州人请客首先得先上汤,在有点档次的酒家一鼎汤,如四、五人的也要300元以上,边喝汤边上菜,这种吃法几乎是广州人宴席的既定格局,老火汤是历史上流传千年的食补养生秘方,有如千年老火万年汤。

汪曾祺老先生写了很多吃的文章,他在《五味》中把山西人吃醋写得酸了牙。从书中仿能闻到酸,舌尘如有泉眼直冒清水。遗憾没找到关于汪老专门写老火汤的文章。如果汪老写,定会把喝汤写得灵魂出窍。但我发现一段营养感官的文字:“汤与唇舌的燕好只片刻便芳踪难觅,精彩的收煞。白瓷大盘中的汤渣枝枝桠桠,毫无秀色,味道却不同凡响。瘦肉、生鱼、青菜煲至软熟仍性格鲜明,去了桀骜,洗了脂膏,荡涤了膻腥,留了菁华。只消来一丝潮汕的酱碟,幽幽的咸味,便魂灵尽出……”。有一美食家曾赞誉:“汤是广东饮食文化的全部底蕴,更是粤省老少们日常生活的幸福源泉。”据清德龄公主在《瀛台喋血记》中写到:“这位老佛爷(慈禧太后)一生似乎与鸭舌汤结下了不解之缘。”慈禧最喜欢喝的汤是“鸡茸鸭舌汤”,如放在今天,她可能会迁都广东,坐等喝各式老火靓汤,美艳绝世。

《老火靓汤》的舞者以流动的眼波像一双双灵敏的猫眼,在光影中不停转动。舞蹈没有中心人物,一切都在旋转流动,变幻奇妙的整体和谐,使观众的眼睛追随光和色的戏剧变化去体味人物的内心感受,体味老广州的味道。

在音乐与红绸的舞动中,我踩到了光影之上,如踩在吱吱响的木楼梯。仿如漫步在东山推开沉重的木趟门栊,闻到“七十二家房客”煲的老火汤,有当归党参鸡汤的浓郁、也有凉瓜煲排骨的清香。吸着香气,朦胧中仿又来到西关,青砖骑楼,独具岭南风格的彩色玻璃满洲窗,折射着生活舞台的效果。窗一扇扇打开,粤曲《梁祝恨史》萦绕而来,唱腔圆润、清新,可却脱不了如泣如诉的旋律,像一条长长的布带绵软不断。

顺着绵柔的音乐,抬头仿佛看到西关小姐的花样年华,无数人物翱翔于充满光辉的巨大空间:“西关小姐佢个个娇俏/你那美态犹如像弯弯月儿/白襟衣伴长裙飘飘又回眸一笑/知书识礼佢觉重要/金山不会折其腰/西关小姐莫怪我轻佻/看你笑意犹如伴轻风送月影摇……”舞者借用粤剧中身体的倾、拧、冲、靠、俯等动作特点,并用夸张的嘴形在张合之间给观者传达故事主题。嘴形时而如含苞的红梅、时而又如盛开的杜鹃,仿佛西关大屋传来:“食饭罗、饮汤啦……”煲盖打开,一团团白雾升腾弥漫,萝卜煲猪骨汤浓郁的肉香让舌尖风生水起。无言的舞者传达的是感觉的契合:《老火靓汤》结尾是随着摩托车的刹车声,一名舞者手捧汤碗送到门口,以一碗汤为老公洗尘。老广州人看得热闹欢喜,一些老人手舞足蹈兴奋不已,仿佛想上台表演一番做老火靓汤的厨艺,击中观众的兴奋点。

利用舞蹈传递情感,是人类最古老的艺术形式之一。据我国著名学者费秉勋先生称:先秦时代,我们汉族人的老祖先,不像中古以后那样拘束古板。那时人们还没有被儒教和礼仪塑造得处处“非礼勿动”。以舞蹈而言,从《诗经》中能看出当时无论在民间在宫廷抑或在贵族的官邸,舞蹈活动都比较活跃和普遍。我们在古代描写舞蹈文字最多也是诗经。发乎情,止乎礼,诗经《毛诗大序》言:“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行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最后必以舞蹈抒发人的情感和内心世界,是精神、气质的最直接的表达。而群舞是“礼”的一种表现,它适用于祭祀、庆典、娱乐等不同的场合。在远古,黄帝的乐舞《云门》、唐尧的乐舞《大咸》、虞舜的乐舞《大韶》、夏禹的乐舞《大夏》、商汤的乐舞《大濩》及周武王的乐舞《大武》,总称为六代舞,用于祭祀。据查,汉武帝扩大了“乐府”机构,任命李延年为协律督尉,大力采集民间乐舞,记录了吴、楚、燕、代、齐、郑各地歌诗 314篇,乐府中的乐工舞人有800余名。而广东小型群舞《老火靓汤》就是借“礼”的讲述广东人的勤劳和好客,让我们看到了舞台艺术与人民生活的完美结合,艺术来源生活又高于生活,舞台的人间烟火蔓延在古老的南粤大地,散发着浓郁的靓汤味道,清润绵延辽阔。

小梅是文化馆的舞蹈老师也是广州市舞蹈协会会员,业内行家。在剧院,我们边看她边给我普及舞蹈知识。因演出中有探戈舞蹈,她告诉我是属于拉丁舞的一种。国标舞分两大类,一类是拉丁舞,另一类是摩登舞,分别又分五个舞种。拉丁舞分为:恰恰、桑巴、伦巴、牛仔、斗牛。摩登舞分为:华尔兹、维也纳华尔兹、探戈、狐步和快步舞。然后,她又指着台上的古典舞说:“在近现代的岭南舞蹈中吸收了大量的戏剧元素,舞蹈与粤剧相融成为广东独特的一种舞蹈,这就丰富了舞蹈的表演形式。”后来我查看了粤剧《月下琼花》,就是把戏曲与舞蹈结合,配与独有的音乐、道具,再加入传统文化特色,将舞蹈与粤剧的共通性两者揉合穿插,更具观赏性、大众口味和岭南特色。

舞蹈是以肢体为语言符号,符号中隐匿着久远的历史记忆。远古的乐舞《扶来》、《扶犁》、《葛天氏之乐》直接用舞蹈反映着远古人类的劳动与生存的愿望。传说中牛首人身的炎帝,是以“羊”为图腾的羌族的先祖,炎帝的乐舞《扶犁》是唱《丰年》之歌,是歌颂炎帝教民播种五谷,发明农业的功绩,尊称他为神农氏。阴康氏舞名《大舞》,教民体育锻炼,以抗阴湿之病。《老火靓汤》根据广东人生活的习俗进行编排,把当地极“土”的东西赋予鲜明的艺术性。以舞说戏,融入大量的戏剧和生活元素,不 但融合了中国古典舞和民族民间舞的形式与内涵,更重要的是融入浓郁的广东本土色彩与风味,用当下时髦的词:接地气。

《老火靓汤》以幽默诙谐夸张的肢体技巧表演了一出以小见大的煲汤故事。

在广东有个说法,要想留住老公,先要养好老公的胃,首要会煲汤。广东女人们少了江南女子对镜贴花黄的浪漫,大多安于家庭,守着一团火,万般温情专心地煲好靓汤,只等丈夫归来。广东女人用一煲汤来养护婚姻称得上是生活的高手。我来广东20多年,周围女友多是广东本土人,发现她们外表纤弱,大多个性不温不火,很少听到她们与人争吵,对老公也十分温顺。她们用煲汤的方式调养老公,把青涩的老公调养到百炼成钢,就算在有外惊涛骇浪的诱惑,也会守护他们的婚姻。她们像湿润泥土烧制的瓦煲,经过粹火、经过风雨、经过岁月磋砣延续着柔韧的生命。

舞蹈《老火靓汤》不得不让我们想到汤的滋味,也让我回味着来到广东第一次煲汤的感受。我第一次煲的是花旗参乌鸡汤。参煲久了,其味会从汤底渗入鸡身,像灵魂附体,滚烫的汤带着肉香在瓦煲内肆意横行,开盖,白色雾气像伏在煲内多年的蛇妖“嗖”地窜出,来不及看清她的模样,来不用及抓住她的白蛇样尾巴,瞬间被浓郁的鸡肉香袭倒,再看汤面上浮三四粒金丝小红枣,极像温泉里徜徉的红衣女孩儿,娇柔地飘荡。舌尖上的中国就这样迷醉中外:“暖融融的鲜润甜滑在口腔里打两个转,缓缓流落喉中,恋恋不舍。”花旗参乌鸡汤滋阴活血安神祛虚火。煲老火汤首先要了解药材的性能。后来,我还用老鸡或猪骨煲汤,老鸡去皮或猪骨飞水后放入汤煲,放入党参、玉竹30克左右,3只蜜枣,枸杞子一小把,白果数粒,姜数片煲。大火烧开转小火慢慢煲3[GL0059]4个小时,放盐、也可撒点胡椒粉调味成一煲浓香的老火汤,喝一口真会灵魂出窍。枸杞子、红枣、当归、花旗参、党参、玉竹、霸王花等皆可入汤。

舞蹈《老火靓汤》把物化的老火汤内涵延伸,从艺术中感受现实之上的意识形态化,感受民间习俗与民俗文化的传承与广府人精神特质之间的关系。表演是舒缓的,在舒缓中呈现民俗文化的鼓舞和张力,沿着历史的节奏心平气和地体悟当下的精神需求,释放绵长的焦虑与喘息。生活需要一个悠扬的休止符,以轻松的民俗文化安顿心灵。

广东人在百年生活中早已发现水与火相交的秘方,汤水滋身体,火能粹魂魄。老火汤是广东人的生活习俗的根,这根如百年老窑,久游彩票平台:渡了沧桑渡了岁月渡了醇厚、悠然与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