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小说

老陈的一次驾考

2018年01月22日15:20 来源:中国作家网 留实

半夜起床准备上卫生间,老陈发观床尾蜷缩着一只灰白色的猫。

老陈住在一幢高楼的二十一层,家里并没有养猫,也从来没有来过猫,这只猫是从哪里进来的?平时老陈不喜欢养各种小动物,包括养猫。他心中顿生凝虑,而且还产生了一丝惊惧。于是想找根棍子赶走这只不知从何而来的猫,又一时找不到棍子,只好用脚踢了一下,这只原本卧着的猫受到突如其来的惊扰,猛地蹿出卧室,跑到客厅门口。由于门是紧锁住的,又爬上客厅的窗户,试图从窗口逃出去。窗户是紧闭的,这只猫惊慌地在窗玻璃上爬来爬去。他本想先打开一扇窗玻璃,又担心这只猫跳出窗口后会摔死,只好改变主意,想先打开门,再把这只猫从门口赶出去,免得它再打扰他的宁静。

这时候老陈醒了,发现自己睡在床上,只有妻子睡在他身边发出轻微的鼾声,家里根本没有猫,刚才的那只猫只是他的一场梦。

因为老陈的第六感觉特别强,几十年来做过很多怪异的睡梦,大多数梦都在现实生活中不迟不早地变成现实。那么梦见猫又预示着会发生什么事情?是吉利还是不吉利?他于是打开平板电脑,在百度上查找梦见猫隐藏的象征意义。

百度网页上有五种解释:1、梦见家里来了一只猫,预示着新的开始。工作、恋爱上都可得到新的开始;一直以来困扰一的问题也可能得到解决,是个好梦。2、梦见家里来了一只猫,是有纠纷的象征,这种纠纷会给你带来悲伤还有损失。做生意的人梦见家里进来一只猫,营业不顺,遇恶人损害,要慎防小人。3、梦见家里来了一只猫,可获得意外之大成功,名利双收,且得大发展,诸事顺利隆昌,大吉大利。4、梦见家里来了一只猫,宜舍近求远,宜拍人肩膀,宜买彩票。5、梦见家里来了一只猫,忌驾驶汽车。

看完百度网页上的周公解梦,老陈一时无从判断这个梦境预示的吉凶,就熄灯睡觉,但是直至天亮,再也难以入眠,一合眼就看见那只梦中的猫在客厅的窗玻璃上爬来爬去,只好开灯起床,在各房间检查,还是在房间的各个位置都没有看到一只猫。

天亮后,老陈照例去单位上班,想必今天总能安坐在办公室里品一杯茶看一张报纸了吧。

因为老陈前一段时间一直为了迎接各种年终考核而加班加点,审查报表,写总结报告,装订案卷,催邀罚款,检查考核点,规范市场秩序,忙来忙去,总算送走了各级考核组。紧接着又连双休目都不休地到帮扶乡镇进村入户,摸底建档,制定帮扶计划,向帮扶群众签送联系卡。当和住村干部填好各种表册,再挨家挨户的发完联系卡,已是夕阳西下,回到城里已累得老陈连泡个脚都懒得泡的直接上床倒头就睡。

上午单位上果然安安静静,有个同事今天乔迁新居,还没到下班时间,多数职工都去同事家喝喜酒吃羊肉去了。老陈原本也想与大家同去,又接了个市局电话,要求在下午下班前上报重大案件汇总表。老陈是这个局的副局长,只好叫来负责报表的股室人员,安排指导上报重大案件的工作,三忙两忙就到了下班时间。

老陈原本下班了也去乔迁新居的同事家喝喜酒吃羊肉,却接到一起上驾校的朋友的电话,说他和老陈考科目二的时间定在后天了,今天下午就得赶到二百多公里外的考点去,明天熟悉场地,后天上午考试,下午就能赶回来。这个朋友叫了一个有私家车的朋友送他们去考点,他们马上就来接老陈,让老陈做好准备,关键要把身份证带上。

接罢朋友的电话,老陈急忙赶回家里,找出身份证,准备好剃须刀和手机充电器,那两个朋友已在小区门口开车来接老陈了。

坐在朋友的车上,老陈心里总是想起昨夜梦见的那只猫,想起百度网上关于梦见家里来了一只猫忌驾驶汽车的解释。既然梦见猫忌驾驶汽车,这次科目二考试会不会过不了关?要不干脆放弃这次考试,等下次重新约考?但己经上了朋友的车,总不能因为一场梦而现在下车吧。这样一想,老陈在心里下定决心,放大胆子考了再说。但是总有一种惴惴不安的感觉无法排谴。

这时老陈的一个研究佛教的朋友发来一条微信,微信的内容大意是:弗洛伊德认为,人不停地产生着愿望和欲望,这些愿望和欲望在梦中通过各种伪装和变形表现和释放出来,这样才不会闯入人的意识,把人弄醒,也就是说梦能够帮助人排除意识体系无法接受的那些愿望和欲望,是保护睡眠的卫士。科学工作者做了一些阻断人做梦的实验。即当睡眠者一出现做梦的脑电波时,就立即被唤醒,不让其梦境继续,如此反复进行,结果发现对梦的剥夺,会导致人体一系列生理异常,如血压、脉搏、体温以及皮肤的电反应能力均有增高的趋势,植物神经系统机能有所减弱,同时还会引起人的一系列不良心理反应,如出现焦虑不安、紧张、易怒、感知幻觉、记忆障碍、定向障碍等。 所谓“意识”,就是人对于外界事物和自身思维、情绪等的感知。 椐科学家研究发观,人们的精神和情感状态,能够对人体的能量场产生影响。譬如,当一个人发出积极情绪的时候,比如高兴、开玩笑,他的能量场会增强。而生气、妒忌、憎恨这些负面情绪,会使人体的能量场缩小、缺损、甚至消失。更严重的是,持有负面情绪的人不仅会削减自身的能量场,还会影响其他人的能量场。研究发现,当一个人出现憎恨情绪的时候,他周边的人的能量场也会受到很负面的影响。

刚看完这条微信,老陈乘座的车己驰出城区,上了高速。这时老陈想起应该给局领导郭局长打电话请个假。因为这次到邻县考科目二来回需两天时间。正这样想着,手机来电铃声响了,一看正是郭局长的电话。接上电话,郭局长问老陈在哪里?老陈一向反应迟钝,也不习惯糊弄领导,实话实说的他刚刚坐着朋友的车出城,要连夜起赶到邻县参加科目二考试。郭局长一听他要去邻县考试并且已经出城了,有点不悦,问他为什么没有提前说。老陈说原本打算明天上午走的,今晚他才准备请假,但是同去考试的朋友的一个有私家车的朋友,正好今天下午开车去老陈和朋友考试的地方,正好同行,免得明天再受乘车换车之累。郭局长说先不说了,你去考试吧,市上明天要来考核依法行改工作,你安排专人负责好这项工作。老陈说这件事我安排法规科负责,我不在也不影响考核。老陈多年在局里负责依法行政工作,由于局里行政执法工作搞的规范,近五年来每年市上考核,法制部门都把他们这个局选为考核点,为县上争光添彩,为此去年经郭局长推荐,县上还把老陈评为连续五个年度的法制工作先进个人。老陈马上拨通法规科负责人的电话,按照每年考核的重点,对做好考核准备工作做了详尽安排。一切安排就绪后,老陈想给郭局长电话上把准备情况说一下,让郭局长尽管放心。但拨了三遍,郭局长的电话都显示正在通话。老陈就再没有给郭局长打电话。老陈忽然又想,前段时间他多次给郭局长打电话汇报城区市场整顿提升工作,郭局长的电话总是显示正在通话,后来郭局长发现他把老陈不知什么时候拉入黑名单了,郭局长对老陈说起此事时,老陈开玩笑说,你把最不该拉入黑名单的人拉入黑名单了。老陈同郭局长开这个玩笑,是因为他们两人从十五岁成为同班同学,一直形影不离的交往到两个人都五十五岁了,同学情持续了四十年了,两年前郭局长成为老陈当了十五年副局长的这个局的局长,两人又成了上下级关系。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奇缘。今天郭局长的手机总在通话,是不是郭局长又把老陈拉入黑名单了?老陈忽又想起昨夜梦见的那只闯进家里的神秘莫测的猫,心底那种隐隐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由于这段时间工作特别紧张,加上老陈又患糖尿病,五十五岁的人了,老陈这几日身体颇感不适。但老陈也是一个对生活充满激情的人,今年夏天朋友约老陈上驾校,说当今社会,男人没有驾照,就和女人没有手饰一样尴尬。老陈也感同身受,记得去年在省城一家医院陪妻子做白内障手术,每当老陈要外出,同病房陪护其母亲做手术的一位省厅处长就掏出车钥匙,让老陈开他的车出去。老陈不好意思说自己不会开车,总以不熟悉这座城市的路况而婉拒这位处长的好意。鉴于种种理由,老陈就鼓起勇气和朋友报了驾校。考科一时,老陈才发现在一百多人的考试队伍中,几乎都是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女,在象他这种岁数的人寥寥无几。前段时间郭局长听说老陈报了驾校,还劝过老陈,说自已开车二十多年了,现在都嫌开车麻烦了。再说像老陈这个年龄段的人,各方面的反应都不如年轻人了,没有一年苦练拿不上驾照,拿上驾照没有三年驾龄还成不了一个熟练的驾驶员。老陈知道郭局长劝他是好心,但是老陈最终还是选择了迎难而上,他喜欢挑战自已,喜欢通过自己的努力,把看来不可能的事变成可能。老陈特别渴望在几个月内拿到驾照,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也买一辆车,带着妻儿在某个风景宜人的地方潇洒走一回。就在这种心态下,老陈通宵达旦地学习驾驶理论,在不久前顺利通过了科目一的考试。

此刻,老陈一方面对这次的科目二考试充满了信心,另一方面又因昨夜梦见的那只猫和郭局长刚才通知的市上考核,而对这次科目二考试产生了一丝隐隐的担心,心中总也排谴不了那种莫名其妙的不安和烦躁。这样思来想去,老陈就在朋友车上睡着了。

四个多小时后,天色黑尽,老陈和朋友们总算到了考科目二的地方。

这里是邻县的一个乡镇,除了驾校和车管所,周围全是农民的住宅和农田,考场设在一开阔地里。老陈的一个老朋友在那里等候老陈一行,见面后先带他们就近登记了宾馆,然后就带他们在一家餐馆吃饭。这个朋友很坦诚,很实在,很爽快,很仗义,当今社会老陈还能遇到这样真性情的朋友,真是老陈的造化。然后深受朋友感动的老陈和一同去的朋友,这晚上都被这个朋友灌得酩酊大醉。

第二天,按照昨晚同驾校教练的电话约定,早上八点,老陈和朋友就来到驾校,等待教练安排,熟悉考试场地,在考场用考试车进行测试。不一会,教练来了,是一名高大上的美女。她收了老陈们的身份证和考试费,说上午有一批学员要考试,让他们先在宾馆休息,等到下午两点半再过来,她安排他们熟悉场地,并上考试测试车测试。

下午两点半,老陈和朋友如约去驾校。美女教练让他们穿上考试专用马甲,带他们和其他学员一起进入考场。美女教练先带他们一边熟悉考试场地,一边讲解注意事项。比如行驶线路顺序;倒库进库前打左转向灯;侧方停车后出库前打左转向灯;直角转弯前打左转向灯。特别要注意倒库防压线,侧方停车防压线,直角转弯防压线,曲线行驶防压线。并且特别强调倒库一定要到位,倒库到位后迅速出库,停顿时间不能超过2秒;倒罢右库出库倒左厍时不能压线,侧方停车到位后立即打左转向灯并迅速出库;半坡停车时防止熄火,先踩到底离舍后踩刹车;起步时慢松离合至车身轻抖,先踩油门后松手刹;下坡至平缓处时,打左转向灯,到直角拐弯时先转向再关灯;曲线行驶防压线。美女教练带他们看完考试场地和讲完重点注意事项后,就让他们坐在待考室等侯测试。

在一个又一个学员被叫走之后,终于叫到了老陈的朋友和老陈。

老陈测试用车是七号车,教练查验老陈的身份证后,示意测试开始。老陈对七这个数字很反感,对坐在身边的那个恶声严气的教练也很厌恶,老陈又莫名其妙地想起那天夜里梦见的那只猫和梦见猫忌驾驶汽车的周公解梦,甚至还想起自己怎么会被原四十多年的老朋友如今的直接领导郭局长拉入了黑名单?

各种杂乱无章的令人不快的信息在老陈的脑海里绕来绕去,老陈昏昏沉沉地走完了两次测试路线,中间发生了三次失误,先是倒库不入,再是侧方停车压线,后是半坡起步熄火,测试结果不合格。老陈的朋友测试完毕,一脸喜气的在外面院场等待老陈,告诉老陈说他测试了两次,一次一百分,另一次还是一百分。朋友听说老陈两次测试都不合格,颇感惊讶,说老陈练车练的挺好,今天怎么发挥失常?要有信心,明天正式考试,一定能过。这时在外地上大学的儿子给老陈发来微信,鼓励老爸要稳健,要有信心,考试关键在于沉着冷静,反应迅疾。儿子也是刚刚通过了全国法律资格A证考试和驾考科目二考试。虽然有朋友和儿子的鼓励,老陈不知何故还是打不起精神。

第三天才是真正的考试。天还没有完全亮,老陈和朋友就来到了考场。

考场院子里站满了身穿驾考专用马甲的操着各地方言的神色各异的参加考试的人员。八点半,工作人员到岗,负贵组织考试的交警打开待考区的大厅,开始一个挨一个的上交身份证和照像,然后进入下一个待考区等待正式考试。叫到名字的学员既紧张又兴奋地跑出去开车考试,已经考罢成绩合格的学员在成绩单上双手微颤地签字确认;因严重违规而终止考试的学员一脸遗憾和沮丧地走出考场,很无奈很羞渐的在零分考卷上签字;还没有叫到名字的学员满脸焦灼地抖动着双脚,对未知的考试结果在内心产生成功或失败的猜想。

老陈的朋友在叫去了一百三十多人的时候,终于被叫到了。老陈的朋友上交身份证后照像,而后就进入下一个待考区了。这时还没有叫到名字的学员大约还有二十多名,老陈的名字还没有叫到,只好耐心地继续等待。

这时候老陈突然接到局里办公室主任的电话,通知老陈下午参加局党组会议,讨论研究如何开展彻底肃清落马高官流毒和影响的重大议题。老陈深感此事重要,告诉办公室主任他在外地参加科目二考试,赶不上参加下午的党组会议,然后老陈给郭局长打手机说明一下,但是拨了六遍,郭局长的手机一直显示通话。老陈想郭局长是不是又把他拉入了黑名单,只好编了条信息发给郭局长。

刚给郭局长发完信息,负责照像的驾校工作人员向包括老陈在内的尚未照像的十多个学员宣布,计算机网络系统出现故障,大家先去吃饭,过三个小时后再来待考区照像。老陈一看,再过三个小时就是下午三点多了,等照像考试完毕,最快也到下午五点了,天快黑了。老陈又莫名其妙的想起了那天夜里梦见的那只猫和郭局长那天通知的市上考核,难道梦见家里来了一只猫真的忌驾驶汽车?要不为什么昨天测试屡屡违规,今天不但被排在最后,而且偏偏在快要轮到他照像的时候,计算机网络系统却出现了故障?为什么市上偏偏要在他参加考试的时侯来考核?为什么局党组偏偏要在他参加考试的时候召开党组会议?难道梦中的那只猫真的是冥冥之中的某种力量,专门阻止他的这次考试?想到这里,老陈对这次科目二考试的担心更加强烈,这种灰心丧气的情绪几乎让老陈产生了干粹放弃这次考试打道回府的念头。

这时朋友已考试完毕,压抑不住满脸的激动和高兴,用微颤的手在考试成绩单上签名确定。老陈一看,朋友的成绩为一百分。

当得知老陈的像还没有照,还要等三个小时才能照像考试的时候,朋友流露出满脸的焦灼。

老陈知道朋友的焦灼。按计划,上午他们考完试,在天黑之前赶回家,朋友又要赶夜里发往省城的火车,明天早上八点半朋友要参加省城的一个重要会议。要是等老陈下午四五点考完试再回家,朋友就赶不上夜里发往省城的那趟火车,也就影响明友按时参加省上的会议。但是丢下老陈不管,也不是个办法。因此朋友除了焦灼还是焦灼,老陈也干着急没办法。

大家只好苦等。

大约下午三点,工作人员才通知尚未照像的十多个学员,可以照像了。

叫到名字的一个又一个的学员,先照像,再急匆匆地走进考场,上考试车考试。轮到老陈照像的时候,后面再没有一个学员了。老陈一边照像,一边心想,今天的考试肯定好不到哪里去,都怪梦见家里来了一只猫,要不今天怎么有这么多的烦心事?一向运气不错的老陈,对今天的考试越发没有信心了。

老陈终于上了考试车,车号为五号。在老陈的理念中,五就是无,无就是零。老陈再次不可扼制的想起了那天夜里梦见的那只猫,想起了郭局长那天通知的市上考核,想起了办公室今天通知的党组会议,想起了郭局长把自己的拉入黑名单的蹊跷,难道梦见猫真的不宜驾驶汽车么?梦中的那只猫究竟是什么?难道自己上驾校真的上错了?这样胡思乱想着,老陈稀里糊涂的完成了倒库和侧方停车,眼看着已经完成了半坡定点停车,刚要进行半坡起步,老陈再次不可扼制的想起了那天夜里梦见的那只猫,想起了郭局长通知的市上考核,想起了办公室通知的党组会议,想起了郭局长把自己拉入黑名单,尤其是那天夜里梦见的那只猫,在老陈的眼前蹿来蹿去,好像那只猫不是猫,而是一只随时都要吃人的恶虎。

老陈驾驶的五号考试车果然在半坡起步时莫名其妙的熄火,并且在老陈重新启动后一气倒退了十多米,再任老陈怎么弄都上不了坡了。

稀里糊涂的在自己零分的考试成绩单上签名的时侯,老陈的眼前似乎有许多只猫,在张牙舞瓜的大呼小叫,鼎汇app:上蹿下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