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评论

评《红楼梦》和《呼啸山庄》中“乱入”的艺术效果

2018年01月22日15:56 来源:中国作家网 艾娜.anna

《呼啸山庄》是19世纪英国女作家勃朗特姐妹之一艾米莉·勃朗特的作品,伟大的作品诞生以后似乎在最初推向人们的视野时,一般都不太顺利,这已经形成了一种规律,据说艾米莉是借助姐姐夏洛蒂《简爱》的出版东风,才得以将创作两年的第一部小说《呼啸山庄》出版。

小说出版以后,直到艾米莉突发肺病,三十岁就英年早逝时,仍旧处于被市场冷落的状态,这一冷,冷了四十多年,到了19世纪90年代初的时候,评论人的态度发生了大的转变,甚至这时得出艾米莉比姐姐夏洛蒂的天赋更高的结论。

《呼啸山庄》从结构的设计、叙事技巧、主题的选择、意象的运用各方面都赢得了西方学者的深入探寻,而今天,我们重点解构的是小说不按常理出牌的“陌生人乱入”开头。

如果说艾米莉是英国19世纪诞生的天才,曹雪芹可谓是我国18世纪诞生的天才,比艾米莉勃朗特早了整整一个世纪,可是西有艾米莉,中有曹雪芹,这两大不同时间,不同空间,不同国度的文学天才,他们都选择了相同的一种表达手法,那就是,局外人——洛克伍德眼中的山庄,局外人——刘姥姥眼中的荣国府。

这种异曲同工运用局外人乱入到特定场景里去的写法,在两部作品里都运用得很成功。曹雪芹在经过前几章把金陵十二钗的人物渊源交代清楚,通过贾雨村和甄士隐的故事预演,通过冷子兴演说荣国府的人丁和气数,基本上引子算完美收官了,写到了荣国府这里,真格的正文就得开场了,怎么开呢?

第六回:按荣府中一宅人合算起来,人口虽不多,从上至下也有三四百丁;虽事不多,一天也有一二十件,竟如乱麻一般,并无个头绪可作纲领。正寻思从那一件事自那一个人写起方妙,恰好忽从千里之外,芥荳之微,小小一个人家,因与荣府略有些瓜葛,这日正往荣府中来,因此便就此一家说来,倒还是头绪。你道这一家姓甚名谁,又与荣府有甚瓜葛?且听细讲。

曹雪芹也非常坦白地告诉读者,怎么把荣国府理出个头绪来,他也烦恼,忽然想起千里之外,芥豆之微的一家人家,正是刘姥姥一家,刘姥姥的女婿,王氏,祖上因与王熙凤之祖,王夫人之父连过宗亲,后世因为看人家繁荣盛世,不便去认。

但是这年秋尽冬初,天气寒冷,刘姥姥女婿一家还没有置办冬事,只好商议由刘姥姥带着孙子板儿去城里找王熙凤,打点抽丰,带回家过冬。

接下来由刘姥姥引出的荣国府生活场景图正式拉开帷幕,曹雪芹详细描摹了刘姥姥眼中的荣国府下等人,上等人的分工,服饰,王熙凤屋里的豪华铺陈,刘姥姥听到的王熙凤管贾蓉叫“侄儿”等等,甚至下文牵丝拉藤引出贾蓉和王熙凤的暧昧关系等等,皆由刘姥姥这个小人物一进荣国府所引出来。

如此说来,你还会觉得刘姥姥果真是一个芥豆之微的小人物吗?以我来看,她是贯穿《红楼梦》从兴到衰的一条重要线索。

中有刘姥姥,西有洛克伍德,再来看《呼啸山庄》里的开头。

第一章:“我是洛克伍德先生,你的新房客,先生——我一到达此地,就荣幸地尽快来拜见你,表达一下我的心意,希望我再三要求租下画眉田庄,没有给你带来什么不便。我昨天听说,你心里有些……”

“画眉田庄是我自己的产业,先生,”他眉头一蹙,打断了我的话。“我只要能阻止,就决不允许任何人给我带来不便——进来吧!”

这一声“进来吧!”是咬着牙说出来的,表达的是“见鬼去!”的情绪。

洛克伍德作为与呼啸山庄不相干的一个陌生人拜访他的房东,作为小说的起点,而且一写就是三章,从小说的内容来看,故事主要围绕呼啸山庄和画眉田庄两户人家前后三十年的恩怨情仇展开,洛克伍德并不是故事的主人公,小说的主要人物由第一代情人,凯瑟琳和希斯克利夫,第二代情人,凯茜与哈里顿担纲,但是洛克伍德在小说里的作用也很关键。

从洛克伍德第一次造访山庄起,用他的视角传达出山庄外面的在暴风雪中扭曲生长的树,和山庄内部人性的冷漠、阴郁、暴躁,树性代表了人性。后来的造访,洛克伍德看到的人物又有了变化,引出了接下来的故事叙述,洛克伍德第三次去山庄甚至充当了一名联略员,给了凯茜一张她希望看到的字条。

洛克伍德的出现既是打开小说的一把钥匙,又起到了起承转合的衔接左右,所以对于整个小说的贡献,这个人物的设置效果并不多余。

艾米莉正是用一个外人的视角来达到不同的艺术效果,才会有传世的《呼啸山庄》,正如曹雪芹,曹雪芹对刘姥姥的安排,三进荣国府,一次打抽丰,一次谢恩,最后一次竟然是贾府被抄,刘姥姥去救了王熙凤的女儿——巧儿。不可否认,如果没有刘姥姥的闯入,曹雪芹连荣国府的大小事情都不知从哪里下笔,鼎汇平台快速登录:又怎么会有名扬天下的《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