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新闻>>各地文讯

天蚕土豆:《斗破苍穹》不是我最好的作品

2018年01月23日09:32 来源:澎湃新闻 程千千 章晓莎

说起网络玄幻文学,天蚕土豆绝对称得上是圈内硕果累累的顶级作家。出道十年,他共创作玄幻小说1000余万字,每部作品都热销各大阅读渠道,且长期雄霸各大榜单,一年版税就有6000万,个人年流水高达9个亿,是2017年中国福布斯精英榜唯一上榜的网络作家。他是所有男性向小说作者中,作品改编成影视产品最多的,至今已有《斗破苍穹》、《大主宰》和《武动乾坤》三部作品得到改编;由其小说《大主宰》改编的手游月流水超过一个亿;由其小说《斗破苍穹》改编而成的漫画,在腾讯动漫整体销量排名前三。

邪月(左)与天蚕土豆(中) 现场照片由陈村拍摄

1月18日晚,天蚕土豆做客上海陕西北路网文讲坛2018开年第一讲,与纵横文学高级副总裁纵横中文网创始人邪月一道,围绕玄幻文学作品及其创作,进行了一场生动有趣的对话。资深媒体人莫琪担任主持。

差点“胎死腹中”的处女作

2008年,19岁的天蚕土豆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镇青年,爱好打魔兽3C,同时也是网络小说的一名忠实读者。出于对游戏中剑圣一角的喜爱,天蚕土豆以剑圣及其相关技能为蓝本,开始了小说《魔兽剑圣异界纵横》的创作。

但天蚕土豆的这条网文作家之路并非走得一帆风顺。20万字是起点中文网签约作者的一道门槛,只有达到该门槛,起点中文网才会视作品潜力考虑是否签约,成功签约后,作品才能上架、供读者订阅,从而获得稿酬。天蚕土豆花费近一年时间写就《魔兽剑圣异界纵横》的头20万字,但编辑却迟迟没有找上门。当时又适逢汶川大地震发生,在县城网吧写作的天蚕土豆不得不垂头丧气地返回小镇,决定发完最后一篇存稿就弃文。“我觉得这个东西可能跟我没什么缘分。”当时天蚕土豆这么认为。谁承想,幸运就在随后敲响了他的大门。

成功签约后,天蚕土豆凭借处女作《魔兽剑圣异界纵横》,一举夺得起点中文网当年的“新人王”,从此开始了他顺风顺水的网络文学创作生涯。

说天蚕土豆毁了网文行业是对他的赞美

“当时的奇幻网络文学基本上处于西方奇幻文学的框架之下,大部分以法师为主,魔法师很强大,战士相对较弱,但我很喜欢战士拥有的一种能量,叫做斗气,虽然它并非当时小说写作的主流。在《魔兽圣剑》创作中途,我就有了一些灵感;《魔兽圣剑》快要结束时,我就开始把重心放在《斗破苍穹》这本新书的一些背景和等级设置上。”天蚕土豆介绍了他创作《斗破苍穹》的灵感来源。

《斗破苍穹》是天蚕土豆最广为人知的一部作品,自2009年创作以来,至今百度搜索指数仍能保持在每天三万次,如果由其改编的漫画有更新的话,当天的搜索指数能直接突破十万。邪月指出:“百度指数是一个权重指数,它不代表用户真实的搜索次数,这个十万背后可能是二三十万人在搜索。”

作为一名新人,年轻气盛的天蚕土豆选择在当时起点中文网大神级别的玄幻小说家猫腻发表新作的同月,发表他的新书《斗破苍穹》。出人意料的是,《斗破苍穹》疯狂收割人气。

谈到《斗破苍穹》现象级式的成功,邪月做出了极高的评价:“土豆定义了东方玄幻类别下,商业化、针对主流群众的小说的标准。有人骂土豆毁了整个行业,因为土豆写完《斗破苍穹》之后,六年来,玄幻小说就永远是‘黄金三章’的套路了,第一章要有剧烈的冲突,第二章要拿到金手指,第三章要稍微打一下脸。模仿土豆写书套路的人,估计有十万不止,作品好坏都有,但永远走不出他这条路。他创造了空前的标准,而这个标准到现在还没有另外一个人去打破它。有人骂土豆毁了整个行业,这是一种赞美,是对天才的赞美。”

《斗破苍穹》的魅力在于它的少年心气

对于网络小说的读者来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作者“拖更”。天蚕土豆就因为经常拖更,被粉丝们戏称为“拖豆”。据邪月介绍:“网络文学的投诉,每年接近90%是投诉断更的。但这也没办法呀。”

断更源于创作灵感的断裂,对于每一位创作者而言,这种断裂都是创作过程中无法回避的瓶颈。“其实在写长篇小说的过程中,会有很多灵感的枯竭,没有什么办法,只能熬。当你写完一个情节、一个地图之后,要跳到另外一个地方,所有的任务、情节和环境都要重新构建,你得重新铺垫,让读者熟悉这块地方,对新的情节产生兴趣。这在小说里面叫做过渡情节。读者有时候会觉得这些部分平淡、没有必要,但身为一个作者,这是必须去写的,因为任何小说不可能一直保持高潮,他得把握那种节奏。”天蚕土豆对断更做了这样的解释。

对此,主持人莫琪也提出了读者群中的一个普遍性质疑:既然玄幻小说已形成其固定的创作套路,为何还要苦心设计新的情节?新的作品可能跳出对既有套路的模仿吗?

对此,天蚕土豆颇有些无奈:“其实现在我有一个巨大的困扰,因为别人总会说我的书给人相同的感觉。在小说里,主角身边总会出现一些异样的事或人,比如老头、女人、男人,所以现在我写任何东西,只要主角身边出现了老人、男人、女人,读者就会说你上一本书中已经出现过了。可是,我还能写出别的人来吗?我从入道开始,十年前写的是玄幻,十年后写的还是玄幻,我写了1000多万字的玄幻小说。十年来,很多人说我的书里面《斗破苍穹》写得最好,但我其实一直不这么觉得。《斗破苍穹》中的很多情节差点出现断层式的垮塌,这都是我经验不足,结构掌握不好,没有提前构思好所导致的。所幸后来反应得快,硬生生地把节奏拉了回来。”

“我一直觉得,《斗破苍穹》真正强的地方在于它的朝气蓬勃,因为当年的我真的很年轻,我有种心气在里面。后面的小说,其实每一本都是一个少年的成长故事,都是从弱小变得强大,他的开始点一样,结束点也一样,只是过程不一样。所以我觉得,最值得诟病的可能就是开始和结束一样,因为我写的都是少年崛起的故事。”天蚕土豆说。

而邪月则认为:“其实那些诟病套路重复的人,都是希望土豆可以超越自己,做出一个能征服他们的新套路。但我觉得,一个天才在写完一个套路之后再来一个套路,网文圈现在还没有。因为一个作者的核心价值观是不可能变的,他所构建的作品的世界观、人生观,跟他自己本人是有关的,如果他本人变化了,书才有可能会变。”邪月指出,对于现在主流商业化的网络文学大神级作家,如果抽掉他们作品中的故事、人物,直接看他们的世界观、价值观,会发现从始至终都是一致的,也正是因为这种一致,他们才能笼住自己的读者。“在互联网的世界中,你就应该保持自己的特色。大神之所以能站到那个位置,就是因为他们有独特的东西,别人怎么模仿,都差一点味道。”邪月说。

陕西北路网文讲坛由上海作家协会、上海市静安区文化局共同倡议,上海网络作家协会主办,上海市静安区文物保护管理中心、乐敬文化传播承办,常设地址为陕西北路600号中国历史文化名街展示咨询中心。这里将长期为网络作家提供写作、交流、展演便利,澳门银河彩票:成为他们的线下会客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