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散文?随笔

童年趣事

2018年01月24日13:28 来源:中国作家网 史庆友

哄孙子每天面对的是无数次的帮助孩子收拾玩具,现在的孩子玩具也太多了,好多我都叫不出名字。现在的孩子们真幸福。我出生的时候共和国才几岁,那时候人民的生活还不富有,特别是我们这些生活在大山深处的孩子们,从小就在土里泥里玩耍,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在跌跌撞撞中成长,回忆一下童年的生活,想起了好多有趣的事。

一、滚铁环

滚铁环是我童年玩的时间最多的玩具。说是玩具,其实就是将一根60厘米长的粗铁线的一个头弯成一个u字型,一头弯成一个手柄状,握手柄端用u字型推一个直径30多厘米的圆铁环。不用学,玩上就会。玩法很简单,推着跑就可以了,伴着粗铁线与铁环间摸擦发出清脆的哗哗声,特别是多人在一起的时候,犹如一曲流行的钢管舞曲。

熟能生巧。玩铁环久了,我们也玩出不少的新花样。

考验个人的平衡能力,在操场上比谁推得最慢;为考验综合素质,向后退着推,还可分为快退和慢退两种形式.现在想想真挺好玩.

童年山区没有那么多的铁环,铁环的来源多是做木桶的铁箍,但一家一对木桶6道箍缺一可,为了能有一铁环,儿时还真的干过一件坏事,将邻居王家放井旁的木桶铁箍给砸了下来一个,为了怕被人家发现,埋在我家的柳树下,过了好多天,我感觉没事了,才拿出来玩,父亲看到了,问我铁环的来历,我支支吾吾,父亲生气了,给了我脖溜子,我说出了实情,父亲拽着我去王家给人家陪礼道歉。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干过损人利己的事。我也常常用我挨打的故事教育我的孩子们。

二、打尜

打尜是我们小时候玩的比较多的玩具.不过打尜有一定的危险性,在学校老师不让玩.谁上学带尜被老师发展挨批评是在所难免.

打尜说起来也很简单:尜是用木头做的,三寸来长,两头尖,中间粗,鸡蛋粗细。嘎板是一寸左右厚,一尺多长木板或木棒,木板手柄那端窄一点.玩法就是在一个平坦宽阔的场地边上划1米见方的框为城,把尜放在城中央,打尜尖,当尜蹦起来用力击打,尜飞出的距离越远越好。好象是现在的棒球.通常伙伴们要分为两伙.依石头、剪子、布为确定攻防。攻方在打击的时候被防守方将尜在空中接住攻击者就为失败.要换下一个攻击手。落地后,攻方要要帐,所谓的账就是尜落地的地方距城边有多少尜板,一板为一尺.自己估数,攻方出的数守方认可就为成绩,而为了惩罚守方的选手,要在尜落地的地方单脚蹦,另一个腿的腋窝里夹着尜,蹦到城里,半路上尜掉了要罚用头顶着单脚蹦,再掉要罚将眼睛蒙上头顶着蹦,攻方还可以用尜板打抬着的脚的脚心.尽可能多的惩罚对方.以双方累计得丈多为胜.如果守方不认可,可用尜板量,够,攻方得分,不够,攻方选手为失败者,出局,换人,一方的选手全部出局换攻防队.要账时防守方认可,防守方向城里掷尜,如果进城,攻击方选手出局,反之,攻击方继续打,要账。

打尜时常出事:一是在空中快速飞行的硬家伙落地时不注意打在防方人的脸上,常常是出血起包,那个时候的医疗条件差,人们的自我保护意识也不强,出血不多的时候抓一把土往上一抹就是最好的包扎;美其名曰:土能止血。不少的时候,较为顽皮的小伙伴出点血不再乎,你出你的,我玩我的.玩完了,多数的时候是天黑了,什么也看不见才散伙,而散伙的时候受伤的小伙伴常常是满脸都是血,再加上点汗水冲刷,东一块、西一块,活脱脱一个五花脸。

有时候稍不注意,攻方还可能尜板出手或用力过猛,收不住手,尜板打在周围看热闹人的身上、脸上,也会出大事。一次邻居满上因大安的一尜板现在说是打休克了好一会。要是在现在,非得打120,去医院不可。可是那个时候,谁都没招急。醒了,爬起来。晃了晃身子。说了声:没事,继续玩。

三、捉迷藏

其实,捉迷藏是我童年玩的最多的娱乐项目。玩捉迷藏是我的强项。在冬天为了逃避小朋友们追赶,趁其不备,偷着钻到生产队的草屋子里,将自己用草埋了起来,草屋子是不让进的,要是让饲养员发现轻则是一顿骂,重了得挨一顿料叉子.小朋友们怎么也没想到我能藏那,找了好长时候,最后是集体喊话让我出来,他们认输才罢休。

四、“偷桃”

桃儿熟了的季节,在儿时也是最快乐的时候。其实农家家家都有桃树,都有桃儿,谁都不缺桃儿吃,但在那个年代,没电视、没广播,每天晚上为了取乐,要上演“偷桃”的把戏。“偷桃”有不少的时候是对某些小心眼人家的惩罚。

晚饭后的我们10几个岁数差不多的小朋友聚到一块,商量当晚吃谁家的桃儿。这个时候有人会说谁家的桃儿好吃,但主人心眼小,不让吃。我们会分工,几个人去其家以借东西或有什么事为借口先去,分散主人的注意力,其他人乘机偷偷爬上主人家的树上,天黑后下手。有时候主人感觉纳闷,这几个孩子平时不来,今天怎么来这么多,会加重对桃树的看管,这时我们就会在树上静静的藏着。只到主人回屋为止。当主人在树下时最怕“水箱开锅”,实在不行就在树上方便,要是浇着主人,一顿臭骂在所难免。但那个年代不实行计划生育,谁家都有一帮孩子。又有谁家的孩子不淘气?骂一顿也就算了。

那个时候“偷桃”也是纯扯蛋,上一回树根本也摘不了几个。主要是没地方放。如果是偷一个黄瓜、香瓜什么的可以把上衣扎在裤子里,往里装.桃儿有不可能往衣服里装的,不然桃毛会将你痒痒死。

五、拾柴草

拔蒿子:立秋之后,将能做烧柴用的荒山野地里的野蒿子等拔下来,晒干后背回家。所难的是那玩样旱年头拔着很吃力;再有就是往家背的时候背少了觉得不够本,背多了嘞得肩膀子都是沟,很痛。

拖大笊:可不是个好活。就是待野草枯黄的时候,用肩拖着一个用由20根8号铁线纺织串联成的近一米宽、一米多长的大笊子,笊杆上还挂着一个用高梁秸纺织的大网兜,俗称笊帘子,将笊子收集到的杂草落叶等放入笊帘子内,直到装满为止.

拖大笊每搂一帘子少说也得走上1--2千米,一天都得搂10—20帘子.一到晚上真有点上不去炕的感觉。

现在好了,党的改革开放开放政策让老百姓真正的富了起来。再看看孩子们每天吃的、穿的、玩的,那一样还有我们那个年代的影子?我们的童年故事只能成为现在孩子们的笑料。通过孩子们的笑声,彩9彩票电脑平台:更让我们感到党的伟大光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