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新闻>>文化新闻

漓江社“年选系列”:记录文学前行的脚步

2018年01月26日08:16 来源:文艺报 

岁末年初,是年选类图书扎堆出版上市的热闹季节。漓江出版社近期推出了“2017年年选系列”图书,包括中篇小说、短篇小说、小小说、微型小说、科幻小说、诗歌、散文诗、散文、随笔、精短散文、报告文学、儿童文学、童话、网络文学和《新周刊》年度佳作等十多个门类,为呈现一年来文学创作成绩提供了很好的样本。

漓江出版社出版“年选系列”图书,可以追溯到1998年出版的“1997年年选系列”图书。当时决定推出“年选系列”图书的初衷是:“邀请业界权威选家,每年从全国各种省级以上文学报刊发表的海量作品中,认真检阅当年度该文类创作实绩,精心选编,公正客观地推选出思想性、艺术性俱佳,有代表性和影响力的年度优秀作品,使广大读者能花最少的钱、用最短的时间,享受当代文艺最新成果。”从1998年到2017年,漓江出版社“年选系列”图书已经连续出版了20年,保持了良好的品质,在读者中产生了广泛影响。

在漓江社“年选系列”图书出版20周年,并稳步跨入第21个年头之际,漓江出版社主办了一系列相关活动。

新年伊始,漓江出版社宣布设立“年选文学奖”,每年举办一届,从一些最具代表性的漓江年选品种中,选出优秀的作品推荐给读者。据了解,这是漓江出版社建社30多年来第一次设立文学奖,也是在国内众多出版年选图书的出版社中首次特别设立“年选文学奖”。2018年1月9日,漓江出版社揭晓了第一届漓江“年选文学奖”的获奖名单。王安忆的《向西,向西,向南》获“2017中国年度中篇小说·特别推荐奖”,鲁敏的《火烧云》、弋舟的《随园》获“2017中国年度短篇小说·特别推荐奖”,叶辛的《到佛子岭去》获“2017中国年度散文·特别推荐奖”,余怒的《旅客》、代薇的《千言万语一声不响》获“2017中国年度诗歌·特别推荐奖”。为感谢“年选系列”图书编选者多年的辛苦付出,漓江出版社向参与编选工作的部分专家和机构颁发特别贡献奖。

而在此前,漓江出版社还组织编选者代表就“年选系列”图书进行研讨。2017年12月27日,漓江出版社“年选系列”图书出版20周年研讨会在北京大学举行。中国作协副主席何建明致信祝贺。漓江出版社总编辑张谦、副社长李弘,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陈晓明,以及顾建平、林莽、王剑冰、徐南铁、丁晓平、秦俑、赵智、邵燕君等年选编选者代表与会研讨。大家畅谈编选图书的过程和理念,并就如何不断强化漓江社“年选系列”图书的品牌发表看法。

做到数量与质量的双重保证

□何建明(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长、《2017中国年度报告文学》主编)

漓江出版社是知名的文艺出版社,是全国文艺出版社十强之一,是出版中外文学艺术作品、人文社科著作、教育读物和女性生活读物的重要出版机构。在当代中国文学创作的出版方面,漓江出版社更在业界名列前茅,冰心、朱光潜、汪曾祺、王蒙等当代名家的作品都曾在漓江出版社出版。

特别是20年前漓江出版社推出的“年选系列”,建立了年度文学出版的例则,这是对当代文坛具有重要意义的一项举措。漓江出版社的“年选系列”,除传统文学意义上的小说、诗歌、散文、随笔等,还包括“年度期刊佳作”,还有“年度幽默作品”“年度中小学优秀作文”等图书出版。特别是报告文学年选,这对于梳理和推进报告文学的发展,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起着重要的作用,也越来越受到广大报告文学作家的关注,同时也带动了更多的读者。因为从一开始就与中国作协等单位有着良好合作,做到了数量与质量的双重保证,让“年选系列”成为了公认品牌。作为漓江出版社报告文学年选的主编,我深刻地感受到了漓江出版社纯粹的艺术追求,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希望漓江出版社“年选系列”图书做得越来越好。

留存这个时代的文学记忆

□陈晓明(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

作品选是编选者的文学审美趣味和历史眼光的显现。选本并不是简单的收集作品,还包含着文学抱负。在今天这个文学面临多种挑战的时代,编选工作显得尤为难得。漓江年选的参与者们,具有专注、专业的精神,二十年如一日的坚持,本身形成了一种力量。为中国当代文学守住了一块可能并不热闹但却有价值的阵地。漓江年选视野开阔、兼收并蓄,而且能将这种风格一以贯之。这么多年延续下来,形成了自己的“小传统”,留下了关于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学的丰富回忆。

文学选本是一种总结过往的方法,也是一种开启未来的策略。我们在20年的时间节点上,检视“年选系列”,总结经验,也能为未来留下一些资源。希望漓江出版社再接再厉,为广大的文学爱好者挑选、出版这个时代的优秀之作,为这个时代的文学留下珍贵的回忆,也为未来留下一些可能性。

《小说选刊》与漓江年选

□顾建平(《小说选刊》编辑部主任,《2017中国年度中篇小说》《2017中国年度短篇小说》编选团队代表)

漓江出版社“年选系列”连续出版20年,它对于中国当代文学的意义和价值是有目共睹的。20年来,我们《小说选刊》和漓江出版社一起见证了中国当代小说的发展和进步,见证了老一代作家们奉献出了他们饱含人生历练、蚌病成珠写就的新作,见证了逐步走向成熟期的中青年小说家展示他们出众才华的众多力作,也见证了小说界新人辈出,一个个陌生的名字从这里走向文坛,为公众所认识和熟知。20年辛苦不寻常,其中包含的辛劳、曲折以及恒心与坚持,难以一一言表。我们一起把小说年选做成了品牌,做成了畅销书和常销书,为此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我认为,一个理想的文学选本,编选者应该具有三种素质:足够勤奋,锐利的文学眼光和尽可能的公正之心。

目前全国发表中短篇小说的有公开发行国内刊号的文学期刊有将近150家,月刊和双月刊每年发表的中短篇小说超过一万篇。编选一本具有公信力的权威年选,最基础的工作就是尽可能多地阅读作品,以免遗珠之憾。选本不能成为著名作家的花名册,不能是原创刊物的头条集萃,更不能是名报名刊的内容分销商。一本文学选刊和年选,如果随大溜编一下,闭着眼睛都能达到60分,看看原创刊物的头条和名人新作就行了。要达到70分,需要付出双倍的劳动;80分再加一倍,90分可以以此类推。

所以,认真负责的年选工作应该从年初就开始有意识地下功夫。很欣慰的是,我们《小说选刊》的本职工作就是每个月为中短篇小说集优选美,我们通过一年持续的认真工作,加上年底精挑细选,才提供给漓江社一个相对合格的年选本。我们把大量的精细的选择工作均匀地分布在每个月,第一种素质——足够勤奋,我们具有而且做到了。

编选者还要具备锐利的文学眼光,这一点最重要,同时又是最难定义。这不仅仅是年选编选者应该具备的素质,每一个文学编辑都应该有良好的文学修养,有一颗慧心、一双锐眼。遗憾的是,在将近30年的编辑生涯中,我见到了许多不读书的文学编辑,许多跟风选稿的编辑,许多人云亦云的批评家、学者,正因此,许多缺乏文学含金量的作品登上了大雅之堂。在互联网时代,怀才不遇的事情已经不多见了,但是鱼目混珠、浪得虚名的人与事依旧屡见不鲜。

有了锐利的眼光,还要有足够的公正之心。中国是个人情社会,上上下下各行各业,很难不被人情所烦恼。编选者应该有正确的三观,有为公之心,为着中国文学的发展而坚持自己的标准与尺度。“学术乃天下之公器”,文学也是天下的公器,是社会的良心。文学出版现在也是个产业了,我毫不犹豫地把它归为良心产业。

完美的选本是不存在的,但我们一直在努力接近完美。我们的选稿标准,只有平淡无奇的三个字:好作品。我们不持成见、有选无类,关注一切文学性地揭示人性、展现人生且有温度、有意蕴、有创新的小说,努力让年选成为由点及面、客观、高端的文学资料库,文学史的一个重要文类的忠实档案,我们不排斥先锋和实验,但坚持以现实主义为主体;现实主义始终是中国当代文学的主流,是《小说选刊》风格的主流,也是我们年选的主流。

编辑出更全面、更客观的诗歌选本

□林莽(《诗探索·作品卷》主编、《2017中国年度诗歌》主编)

1999年,漓江社找到我,希望合作编选一本“年度诗选”。自1999年到现在,我们一直合作得很好。

漓江版的“年度诗选”在图书市场上销售得不错。在编选的过程中,我们不是采用列名单要作品的简单方式,而是坚持一本本地翻阅全国的多种杂志为基础的编选方式,坚持对有一定知名度的诗人作品严格要求,对崭露头角和没有知名度的作者适当放宽尺度,以保障“年度诗选”的覆盖面和客观性,因而得到了诗坛的广泛认可。

进入新世纪的中国新诗,逐步进入了一个多元共生、各自发展的新阶段。诗坛涌现了一大批优秀的新诗人。这本“年度诗选”的编辑方式,正适应了诗坛的发展新形态。因为在《诗刊》工作,我的阅读面是较为广泛的,有知名度的活跃的诗人基本是知道的。但在我们每一年的选本中总是有百分之十几的诗歌作者是我之前所不了解的。

1999年至2003年的年度选本叫《中国年度最佳诗歌》,到了2004年,我提出去掉“最佳”两个字,就叫《中国年度诗歌》,这样在学术上更客观、更严谨。因为我们不能保证这些作品的长远价值,只是将在本年度中有一定代表性的作品选编成册。如果我们较为客观地反映了这一年的诗歌创作形态,为读者、写作者、研究者提供了一个值得信赖的选本,我们的工作就完成好了。因为新世纪初诗坛复苏而夹杂的自足与浮躁,我们选择降低调子,所以2004年的选本改为了《中国年度诗歌》,这种称谓一直沿用到现在。

2009年我们与漓江出版社的合同到期,我也将在《诗刊》退休。因为相互信任,合作协议转签到我和谢冕、吴思敬教授共同工作的《诗探索》编辑部,现在也已经合作9年了。我希望将这一编选工作做得更好,编辑出更全面、更客观、更有代表性和影响力的“年度选本”。因为编辑“年度选本”,我每年有一个月的时间要终审上千人的诗歌作品,有些稿件要反复阅读多遍,这让我有机会一直保持了对当下诗坛态势的了解,对一个作者、研究者和杂志的编者而言,这是非常有意义的。因此,要郑重感谢漓江出版社20年来的信任与合作。

20年的收获与欣慰

□王剑冰(《2017中国年度散文》《2017中国年度散文诗》主编)

参与漓江出版社的年选编选工作,已将近20年的时间。这让我有机会学习和见识了中国散文在时代中的变革和发展。在这个过程中,无论从研究还是创作的角度,都使得我个人受益匪浅。在此之间,我写出了30余万字的理论著作《散文时代》。

漓江出版社是国内最早编辑年度选本的出版社之一。20年走来,都保持了很好的质量,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20年,是一个孩子成人的过程,因而我们能够感受到20年丰收的成果。这成果摞起来,能摞起一座文字的高厦。这是让人欣喜与欣慰的。

对于这样一个年度选本,我是十分在意的。在编选中,广泛阅读报刊,广泛联系报刊和作者,非常慎重地选出自己认为能够代表本年度散文水平的篇目。经过各报刊的推荐、作家的自荐以及我的选编,最后再经过出版社的三审,选本的质量会更为精准一些。而遗珠之憾也是常常有的,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

这么多年来,我与数百位作家及百多家报刊建立了广泛的联系,同时也在不断地发现新作者,关注散文新动向。在编选中也不断地积累经验,注意那些追随时代潮流、反映当代生活、关注民生民意的作品,以体现出文学发展的脉络,为读者阅读与研究提供了参照。

年度选本考验着编选者的眼光

□徐南铁(《2017中国年度随笔》主编)

编选年度选本,是社会文化需求催生的产物。上世纪末,曾有过一段报刊蜂拥出现的时间,为了适应知识的爆炸性增长,满足社会阅读的需求,许多文摘类报刊应运而生。但是大浪淘沙,那些蜂拥而起的文摘报刊有的至今仍保持着影响,有的却逐渐式微。它们既是社会文化需求的产物,也是社会文化选择的结果。这种状态,正是社会和时代检验、影响并推动着选编者的结果。作为连续性的年度选本,如果背离了社会需求,必然行之不远、难以为继。像漓江出版社这样,20年前就开始出版年度选本,坚持不懈,而且一直保持较高水平,殊为不易。更可贵的是,通过20年的努力,该社各种文体的选本日臻齐备,组成了系列品牌的方阵,形成了很大影响。

年选系列图书的出版,更是考验着编选者的文化立场。看上去,文章选编附丽于其他的书报刊,只是在做搬运工,做二度编辑工作,在别人圈定的世界里采撷花朵,似乎没有多大的创造性。但是在挑选文章和组合成书的过程中,选编者的思想、文化和审美并未缺席,而是悄然展示了自己的慧眼独具,看似不露痕迹地由此展示自己的文化立场。我认为,文章的流布和影响不应是我们的选编特别看重的因子,就拿随笔的选本来说,思想的深度厚度、情感的蕴含流泻、审美的张力维度,才是我们真正要考量的维度。流行的未必是真正的杰作,而且,如果每一家的选本都围绕着社会聚光灯下那一小块地方,我们的选编也就失去了个性和意义。我们不可能把年度选本定位于《昭明文选》式的时代总结高度,也不必赋予它“野无遗贤”的责任。它可以是百花园里的选萃,也可以是视野边沿的有益补充,甚至可以是阴云遮掩下的某种提醒。文字是别人的,内涵却已经化为选编者自有,已经是选编者内心和素养的表达。我认为只有这样去看待选本,才能实现选编的文化意义。

年度选本要讲究独特性

□丁晓平(《2017中国年度报告文学》副主编)

漓江出版社坚持二十年如一日推出中国文学“年选系列”图书,把一件具有开创性的工作踏踏实实地做下来了,这非常不容易。时代变了,作者变了,编辑变了,领导变了,读者变了,只有这件事没有改变——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年选系列,是文学的接力,无论对作家、编选者,还是出版社,都是一代接一代人把文学的火炬、精神的火种、思想的火把,传递给读者传递给这个世界。年选系列,是盛大的检阅,无论是小说、诗歌、散文,还是报告文学,都在这里汇集,接受作家、编辑、读者和市场的检阅,接受时间的检阅。

非常荣幸,我能获得漓江出版社的信任,成为这个团队的一员,在何建明同志的领导下,我与青年报告文学作家纪红建一起承担报告文学年选的具体编选工作。这项工作,我们已经进行了三年。下面,我从报告文学的角度谈谈自己的一点想法:

一是年选的作品要具有代表性,突出一个“精”字。现在的文学创作,同质化倾向比较严重,文学上的跟风、复制、撞衫现象很严重,报告文学领域也存在这样的现象。对此,需要在少而精上下功夫,避免简单的重复。

二是年选的风格要具有多样性,突出一个“好”字。文学本身就因为在叙事方式、表达技巧、语言把控和思想交锋的多元,呈现各自不同的美学特征。因此,编选者应该秉持“思想自由、兼容并蓄”的方针,不要搞小圈子、小山头,要有大格局大胸怀,把真正的好作品选进来。

三是年选的体例要具有创造性,突出一个“独”字。创作是作家的事情,编选则是我们编选者的事情。编选者不能拿到篮子里都是菜,还应该通过一定的体例,将入选的作品进行有组织有秩序的“混搭”,使得整本作品不是一个大杂烩,而是体现编选者思想并引导读者去思考的一本具有独创性的集体著作,从而通过编排的模块,达到与读者进行一种无声的沟通。

小小说年选的编选标准

□秦俑(《小小说选刊》主编、《2017中国年度小小说》编选团队代表)

漓江出版社的“年选系列”图书连续做了20年了,小小说选本是中间增加的,从1999年开始编选,开始叫《中国年度最佳小小说》,后来随系列更名为《中国年度小小说》,一直由《小小说选刊》编辑部与漓江出版社合作编选,已经连续出版18年。

因为是与刊物合作出版,小小说年选本的编者也相应地发生过变化:从1999年到2012年,一直是由杨晓敏、郭昕、寇云峰负责编选,他们长期在《小小说选刊》担任主编、执行主编、副主编职务,都是与小小说文体打了20多年交道,对这一文体有拓荒与引领作用的“老黄牛”。近年来他们几位陆续退休,任晓燕、秦俑、赵建宇等接替并延续了这个工作,他们几个也都从事小小说编辑工作十多年,都称得上是这一行业的资深编辑了。

如果要总结历年小小说年选的选稿标准与编辑精神,大概可以归纳出这么几点:

一是突出经典性。每年全国各类各级报刊发表小小说万篇以上,能入选《小小说选刊》的作品有700篇左右,年选本的篇幅是110—150篇,这样,只能是优中选优,以作品质量为第一标准,力争将年内的经典作品奉献给读者朋友。

二是强调时代性。有人说,小小说是与时代联系最为紧密也最为直接的文学体裁,并将之喻之为时代的窗口、社会的缩影。在选稿过程中,我们特别注意遴选一部分与当下生活紧密相连,能反映人民生存状态与时代精神的好作品。

三是凸显好读性。从某种意义上讲,小说源起于街谈巷语,一定要有可读性,因为只有可读才能口口相传广泛传播。只有好读的小小说能够流传并产生持续的影响力,也只有好读的小小说选本能够赢得读者与市场的普遍认可。

四是展现包容性。一方面是内容上的包容,尽量多地选择不同类别的题材内容;另一方面是写作风格上的包容,尽量多地照顾到不同艺术风格的作家作品,以期最大限度地向读者朋友们展现一个异彩纷呈的小小说世界。

五是兼顾多样性。因为小小说创作者众多,为了鼓励创作,发现新人,我们在年选本的编选中,也会适当考虑到作者的性别、行业、年龄段、分布区域等因素,争取通过一本图书的编选,能团结与鼓励更多的作者参与到小小说创作中来。

要总结为一点,其实就是“好作品主义”,这也是《小小说选刊》在选稿上一以贯之的一个总的原则。每年由不同出版社推出的小小说年选本多则十余种,少则五六种,但漓江版年选在小小说作家和读者中的口碑极好。我经常逛书店,小小说的年选本经常是卖断货的。

最后,提点建议。封面设计建议系列化,是不是可以设计一个系列图书的LOGO,或者在封面设计的风格上有一个延续,让读者能一目了然地知道这就是漓江版的年选本。小小说选本的目录排版显得特别拥挤,内文接排作品也多少显得有些小家子气,建议目录多给几个页码,内文恢复以前按篇排版、余后留空的样式,尽量做得精致一点,大气一点。

难能可贵的坚守

□赵智(《2017中国年度微型小说》主编)

漓江出版社给我最初的印象就是编辑非常认真,他们对每一个稿件、每一篇文章的要求很细致,甚至苛刻,我觉得这体现了编辑的责任心。漓江社作为一个地方的出版社,能够在文艺出版领域产生这么大的影响,编辑出版年选是其中原因之一。

现在,人们阅读习惯发生改变,从纸质阅读转到网络,纸质出版的年度选本的销量肯定会受到影响。但漓江社坚持下来了,这份坚守难能可贵。这一系列图书积累了20年的品牌价值,20年来对读者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我和漓江出版社的合作,除了微型小说的年选以外,其实中间还有6年的中国高校文学排行榜的合作,从2010年到2016年连续推出,对培养大学生的文学趣味、发掘文学新人发挥了很好的作用。如果我们年选选了一个大学生的作品,可能是他的第一篇作品,在他人生的文学生涯当中,他会永远记着漓江出版社。所以,如果有可能的话,从明年开始,能不能把我们当下文学作品排行榜再编辑成一个年选,这是很期望的事情。

跨越媒介壁垒守望文学精灵

□邵燕君(《2017中国年度网络文学(男频卷、女频卷)》主编)

网络文学加入漓江年选是在2015年。在这一年,我们“北京大学网络文学研究论坛”经过5年的酝酿积累,终于推出了第一个年度作品推荐榜。第一次做年榜就有幸加入历史悠久的“漓江年选系列”,真有“天助”之感。从此,网络文学研究就被纳入了当代文学考察的整体视野,《漓江年选》也自然跨越了媒介壁垒。如此看来,“天作之合”也是时势使然,媒介革命正是大势所趋。

我们的年榜明确以“学院榜”立身:立足于专业性,以文学性为旨归,以此与更注重商业价值的各种“商业榜”区分。我们相信,只有各推荐榜各有分工,各司其职,各尽其责,网络文学才能获得更多元更健康的发展空间。

年选分为男频卷和女频卷,每年各推介10部入榜作品。这些作品本身未必是经典之作,但却蕴含着某些经典的要素和指向,或者某种对既有类型的突破性和颠覆性。推选标准是相对小众精英的,但却不是来自象牙塔的,而是建立在不错的商业业绩和圈内口碑之上的。希望我们的“学院榜”能够在网文圈和学术圈之间架起一座桥梁,形成“善循环”,推进网络文学的发展。

《新周刊》年度佳作的集中呈现

□张妍(《新周刊》杂志社社长)

17年前,漓江出版社和《新周刊》杂志社的领导们,以敏锐的市场嗅觉、独到的眼光、开阔的胸怀,一起创造并见证了《新周刊》年度佳作系列在图书市场熠熠生辉的17年,而且我们坚信《新周刊》年度佳作还将在两家新闻出版单位的共同呵护下延续辉煌。

《新周刊》自1996年创办以来,便以新锐的视角成为了中国社会变迁敏锐的观察者和记录者,是读者眼中畅快淋漓的“观点供应商”和媒体同行眼中的“话题发源地”。阅读着《新周刊》成长的新锐青年,如今都已经成为了推动社会前进的中坚力量。

17年来,漓江出版社始终坚持以高标准的制作水准,精选、集结《新周刊》杂志中观点鲜明、阅读价值较高的文章,力图给读者呈现一个年度真实的社会面貌和时代的印记,让读者站在一个完整年度的事件与观点的逻辑之上,思考当下与未来,给予他们前行的力量。

在纸书日渐式微的市场环境下,《新周刊》年度佳作每年仍以单本数万的销量占据着细分市场的较高份额。这是我们共同的骄傲,也是读者给予我们的信任。我们绝不辜负与我们一同并肩前行的读者。未来的路还很长,爱彩彩票:我们将一如既往、共创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