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艺术>>人物

关正文:只要内容好,节目没小众

2018年01月26日07:55 来源:北京晨报 冯遐 

关正文

有着“综艺清流”美誉的《见字如面》第二季于近日收官。截至目前,两季《见字如面》节目全网播放总量突破10亿,《见字如面2》播放量达5.71亿,跻身头部文化综艺。而不和文化类节目对标,始终向最火爆、最有口碑的综艺节目看齐也一直是《见字如面》的目标。总导演关正文回顾第二季说,既有惊喜又有遗憾,惊喜的是受众人数之多,让他更加坚信文化类节目只要内容好看绝不是“小众节目”;遗憾的是,由于某些原因,节目不能完整播出。所以在筹备第三季时,他们尽量会在坚持自己的同时,力争让节目完整播出。面对所谓“综N代”的瓶颈和创新问题,关正文表示,《见字如面》的核心价值在于书信和内容,而不在于形式,“每一封书信都是一个窗口,让观众从信件本身打开对于历史、社会、人性的多元观察和丰厚体验,给观众提供丰富的认知,是《见字如面》的核心价值所在。”

从不为流量去选择明星只用适合演绎的人

北京晨报:最后一期姜文写给葛优和周润发的信,以及何冰读的北电老师周传基写给当时的院长张会军的信,引起了不少关注,这两封信有没有更多的背后故事?

关正文:周传基老师那封信,我其实更希望大家去网上自己搜搜他的全文。它的全文比我们播出的更加锐利。他在批评风行全国的各种表演班的时候,直接把这种表演班说成是野鸡班,而且他认为北京电影学院对这种现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周传基老师的这个话主要是指很多商人把艺术的创造、把艺术家的培养只看成商业,只看成了赚钱的渠道和工具。这是我们在今天应该非常非常警惕的。而且那么多的人,只想着当明星,他对这个现象实际上早就有所担心了。

姜文老师这两封信主要是特别有趣,而且我觉得这甚至也是电影史上一份非常重要的资料,因为《让子弹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作品,而作为最主要的创作者,姜文在创作过程里边,他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他怎么描述自己正在创作的作品?以及怎么跟其他两位主演进行沟通?这个想听八卦的人可以看到八卦,爱电影的人可以看到创作,爱电影历史的人可以看到史料。

北京晨报:有种说法是,第二季实现了综艺由浅层娱乐到深度娱乐的转变。您认同吗?

关正文:《见字如面》本来就不是一个浅层综艺,它是一个追求精神愉悦的综艺节目。所以它其实没有面临过转换,在我们看来,内容价值型综艺一直是观众所需要的主流。

北京晨报:节目组对演员与信件间是如何进行匹配的?演员们有自己喜欢和倾向的信件类型吗?

关正文:艺术家对信件选择的过程一直都是双向的互动的。我们首先会根据艺术家的特征,向他推荐我们认为有可能适合他的信件。艺术家会在推荐范围之内,选择他自己有真切感受,认为自己适合演绎的那些信,整个过程就是一个不断互动,不断调整,甚至不断调试的一个过程,也有互相阐释,互相说服的过程。因为只有艺术家真正找到了他自己的演绎之点,一封信,真正感动了他自己,他才能够在台上有很好的表现。这是勉强不得的。

北京晨报:第二季不乏像赵立新、于和伟以及何冰这样的演技派,第三季是否会考虑有艺术家潜力但更为年轻更有人气的演员如胡歌、孙俪、刘昊然等来加盟?

关正文:每一季制作沟通洽商的艺术家数量都远远高于大家看到的,各个年龄段的艺术家都有。我们从不为流量选人,艺术家也只从适合演绎来选择,最后是档期合适,合作就成了。第三季现在就有很多艺术家在互动,需要看选信的情况。

北京晨报:你觉得《见字如面》的成功,明星效应占多大作用?在第三季会考虑请一些流量小生读信吗?

关正文:《见字如面》的成功,是因为信件实在精彩,艺术家实在精彩。艺术家的贡献怎么评价都不为过,因为没有他们的精彩,在从文字到视听的形式转换中,信件可能黯然无光。但是,明星效应就很难评估。《见字如面》的观众应该很少有人是来看脸的,我们也从来不会因为流量而请人。把节目当成生意,只会因缺乏诚意而变成与观众的博弈游戏,这种节目有的是,不缺《见字如面》这一个。

从不对标文化类节目 只看齐头部综艺

北京晨报:《见字如面》的出现带动了整个2017年文化类节目的火爆,相继也出现了定位类似甚至相同的节目,《见字如面》在这种环境下如何保持竞争力呢?

关正文:综艺节目的竞争是一直都存在的。在这样的竞争状态下,我们还是强调,我们从来不与其他文化类节目对标,我们只面对头部综艺在进行竞争,我们要做的是再去提高它的整体竞争力水平。这种竞争在一定程度上已经不是品种之间的竞争,我们一直在强调说内容价值类节目是人类精神消费、精神生活的最主流需求,但我们需要证明这一点。

北京晨报:相比第一季,第二季有无遇到瓶颈?会不会有所创新?

关正文:这个节目肯定会继续做下去,因为优质的经典的信件是一座金山,我们现在不过只只是挖到了一个小角,一个小块而已,我们的矿藏非常的丰富。实际上在我看来,如果一个节目它正在受到观众的欢迎,为什么要去用什么新模式呢?而且《见字如面》又有什么模式呢?它就是一个艺术家,一封信,一个讲台。真没什么好变的,真正的节目的魅力来自于那些信,来自于艺术家的演绎。有一些娱乐节目可能会需要形式的创新来不断地激发它的吸引力,《见字如面》不必。因为我们有最精彩的信,这些信永远也读不完。

北京晨报:整个行业都面临着“综N代”的魔咒问题,《见字如面》会有吗?

关正文:很多人都说观众是喜新厌旧的,所以一个节目是有自己的生命周期的。但其实你只要看看《快乐大本营》,你就知道中国的观众并不比全球的观众更喜新厌旧。《快乐大本营》火爆20年至今依然是头部的热门。这当然源自他们一直不断的创新。所以一个节目死得早,不能怪观众,只能怪自己。我们最大的压力,实际上就是不断地持续地向观众提供高质量的内容享受,观众永远不会厌倦高质量的内容。所以当观众有一天离开你的时候,你能想到的只是你自己在哪出了错!

北京晨报:第二季历经下架再重新上线的波折,您这一季的心情是怎样的?

关正文:第二季对我来讲实际上是充满了惊喜和焦虑的。这个惊喜的来源首先是观众,因为第二季一上线就远远超出了我们当初的预期,很快就达到了3.6亿,而且其中的接近两个亿是在几个小时之内迅速增长的。在那一段时间里,我好像就感觉到了全国有那么多的人同时在看着这个节目。这个我想象中的场景,让我终身难忘。当然节目后来也遇到了一些困难,很多信没有播出去,节目的完整性也有一定的影响。这其实没什么可以患得患失的,所有的事情都有遗憾。我觉得能有机会做有意义的事情就已经相当不错了,更何况内容在创新的同时,管理也在创新。第三季我们会努力去寻找一种方法,在坚持自己的同时,能够尽可能地实现节目的完整播出。

北京晨报:对于目前正在加紧制作的读书节目《一生之书》,能否透露一下?

关正文:《一生之书》是我一直想做的节目。对它的研发,早于《见字如面》。但如何能够把原著呈现在观众面前,如何解决片段式的原著解读以及上下文的衔接问题,这些都没想好。因为书一般都比较长,而且书是一个非常完整的叙事整体。然后这个研发就搁置了。现在我可以宣布了,我们真的找到了非常有效也非常有趣的形式,我们完成了读书节目的换代与创新,可以给大家带来非常美妙的收视体验,苹果彩票:同时还能动员大家去读更多的好书。这档节目在春节之后开始录制。